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云鹏潤峰

本博所有日志,只要您喜欢,只要您钟爱,就是对我最大的鞭策和支持……

 
 
 

日志

 
 

14年猎鬼人,金盆洗手,真实经历【四】  

2017-01-31 09:40:52|  分类: ◆奇闻趣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4年猎鬼人,金盆洗手,真实经历【四】 - 云鹏润峰 - 云鹏潤峰

第七章:奶奶

2008年的5.12地震,是我们整个民族的伤痛。重庆震感非常明显。我家住28楼,地震的时候屋子里连站都站不稳,我还以为小命就此丢在这了,好歹还是在自己家。

震完我跟大家一样赶紧打电话给家里人。可那时候通讯中断了,之后看电视才知道发生了汶川大地震。

我开始尝试着联系成都那边的朋友,朋友报了平安以后,我们开始关注死亡人数。5月13号,我联系了一个当时在重庆汽博中心工作的朋友,请他通过他的关系,联络到重庆交通广播,发起一个市民捐物资的活动,短短几天,汽博中心就积攒了近两吨的矿泉水,方便面,卫生巾等物。

5月19号,我们则作为委托方跟这押运物资的车队前往四川。我们没有进成都城,直接绕道去了都江堰,那是离成都最近的一个重灾区。部队设了关卡,不准拍照,不准录像,旧衣服不收(担心伤患交叉感染)。

于是我们把矿泉水等能够带进去的物质转移到一个车上,就这么进了震区。

那状况,确实很惨,震后第7天,正值入夏,空气里弥漫了一股腐烂的味道,尸体都被统一处理了。残垣断壁比比皆是。都江堰我去过很多次,包括哪里的一些小镇,而受灾最重的就是那些学校。

我这是唯一一次不是以本职去到现场,看到那样的场景,我还是很动容的。成都很多和尚都来了,他们分散行走在残垣断壁间,给我们带路的官兵说,这些和尚是佛教协会组织过来,念经超度的。

我很想要替逝去的生命做点什么,可我并不能这么做。突如其来的地震原本就在一瞬间夺走了他们的生命,我实在没有再将这些可怜的亡魂驱逐的勇气,再者,数量很多,我们几个人,根本就搞不定。

我也是第一次感觉到自己如此无用,我想跟我一起的几个同行应该也是这么想的,离开都江堰,部队让我们里里外外消毒,开放行条,我们才回到成都市区。回到成都,吃午饭的时候,我们商量出一个结果,明年等道路修好了,我们会再过来一次,看能不能为逝者做点什么。

2009年的5月12日,重新修好的都汶公路再次通车了,那几天,我们约上了C和C的师傅,买了不少东西,画板,足球,新衣服什么的,打算去映秀,捐给当地的学校。

重新走那条公路的时候,我们常常停下车,在路上步行一段路。C的师傅是我们这行的元老级的,据说他有种很神秘的感觉,不需要像我们这样找理由佐证灵魂的存在,他凭感觉就可以知道。

刚进入映秀的时候,路边有一块巨大的、从山上滚下来的石头,上边用血红的字写着“5.12映秀”,C的师傅下车抚摸那块巨石,他说,这条路的路面下,不知道埋了多少冤魂,连尸体都没有重见天日的时候。

到了映秀以后,我们去看了看地震遗址,原本以为那些死过人的地方多少会有点灵魂的痕迹,可是看了以后才发现,原来ZF规划这里开放成“旅游区”的时候,显然也考虑到这里怨气太重,整个遗址的六个方位都立了碑,由于六方位的特殊,我们知道,这里是被下过狠招的。

里边所有的灵魂,全都消失的干干净净。就在当地找地方吃饭。吃饭的过程中,店老板无意间跟我们闲聊时说起一个事,说是有家人,地震全死光了,只留下一个老人还没跟着大多数人离开伤心地,还住在镇上。老人岁数比较大了,这下全家都死绝了,很是可怜,精神恍惚,常常说看见老头和自己的孩子。

大家都以为是她受的刺激太大,乡亲邻里见,大家都常常帮助这个老人。我们听到以后,先不去管老人是不是真的看到自己家里人的魂了,我们也决定,要去老人家里看看,帮一帮这个老人。

09年重建后的映秀,大部分还依旧是活动板房。老人因为只有一个人,所以住在那个板房区比较靠角落的位置。我们去的时候,老人坐在门口发愣。直到热心的店老板告诉了老人我们是重庆和成都过来的,想要给她帮点忙。

老人看上去大概都70多了吧,可并不像是糊涂人,她显得和大多数老人一样,热情的招呼我们坐下,我们聊了聊家里地震前的情况,得知老人有2个儿子1个女儿,女儿是老师,死在毕生热爱的讲台上,丈夫是退伍军人,从年龄来看,应该是朝鲜战争阶段的老兵,两个儿子一个是在当地跑药材生意的,地震发生的时候女儿死在学校,丈夫失踪至今没找着,不可能还活着。

两个儿子是参与救援的热心人,可是也死在了倒下的房子里。老人的家里,最后只剩下老人和2个在外公外婆哪里的孙子。听上去,很惨,老人说的很流畅,似乎是常常和人说起这个事。

我们尝试着问了问她,听说您常常看见自己的孩子和丈夫回来,是不是太想念他们了。老人不说话。

我们感觉事情或许果真是这样,就给老奶奶说,我们就是专门做这个的,如果您有需要的话,我们可以让你们再团聚一次,最后一次,以后您可能就再也见不到了。

按照我们的逻辑,这才是万事万物发展的轨迹,有些东西,不该久久的存在,我们哪怕背负骂名,也得必须这么做。

老奶奶再是一阵沉默,然后老泪纵横。

她抓着我的手,望着我们大家,说,求求你们,别告诉别人。我难以形容当时那种心里酸酸的感觉,老奶奶就这么几个字,让我什么都明白了。

我明白为什么她要告诉其他人她看见去世的亲人,因为害怕孤独;

我也明白她为什么要求我们不要告诉别人,因为害怕有人将他们带走。

我甚至觉得对这样一个老人来说,独存世间并不能将她打垮,却绝不能带走她存活的最后一个理由。M姑娘转过头去擦眼泪(成都同行),不夸张的说,我要是女人,哭得比她惨。

当下没人会出手带走老奶奶唯一的记挂,谁要是敢这么做,估计会被我们打残。可是放任游魂不是我们立世的原则。在给老奶奶留下一万块钱以后,我们去了板房区的居委会。好说歹说,人家总算答应我们,如果老奶奶去世了,请一定通知我们。

我们就是她的孩子。2010年6月9日,王爱华老人去世,享年77岁。我们按照一年前的约定,送走了他们全家人。

第八章:小鬼

2009年,我接到重庆一个同行电话,说是某地下赌场有人养小鬼。(事后该赌场在重庆09年著名的唱红打黑过程中,被端掉),在此我想说的是,大多数摄像器材能够像电影里那样,是能够捕捉到一部分灵体的,有些会是人形,有些则是不规则的一团。随着科技的越来越发达,摄影机,或者监控录像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大大提高了我们工作的效率。

那天我们来到位于重庆沙坪坝区的这个地下赌场,我的同行D和各自买了筹码,他还在眼镜框上装了个闪存式的微型摄像机,(淘宝上有卖),在赌场呆了大概1个小时。我们边先后离开。这次的目的是为了探明这个赌场是否真的有人养小鬼。

我们回去以后一遍遍仔细看录像,认真分辨每一个客人。终于在玩5张的桌前发现了异样。

玩过牌的基本上都知道,5张也叫梭哈,紧张刺激,尤其是赌得较大时,一般是不准有人站在赌客身后的,害怕会相互"递点子",而录像上却很奇怪,有个看上去年纪不大的人却一直站在其中一个赌客背后,双手时不时得地拍打着赌客的双肩,不故意找茬般的观察,还真是以为那个人是拍着赌客的肩膀替他打气呢,可是我记得以前在师傅那里学到关于小鬼的东西,说小鬼的种类很多,有家养的,也有野生走散的。茅山术里说的小鬼,是众多小鬼里的一部分,茅山术的那部分,比较毒辣,劲头也相对生猛,虽说总有克制之道,不过我一般不会去主动招惹这部分玩意,因为你并不知道,你眼前的这个小兵小将,是否背后站着一个高深莫测的高人,很不知道他们的动机,究竟是善是邪。

除开茅山术的那部分,分得就比较杂了,这次赌场这个,恐怕是专门转运的小鬼。

师傅说过,这种小鬼一般是有人养的。据说开过天眼的人能够看到一些奇妙的现象,每个人的双肩听说在他们看起来,似乎是有一团火,那团火代表着当下此人的运气。而且在很多文化里,这个说法都以不同的方式存在着,例如西方宗教信徒,当他们感觉自己特别幸运,他们总会说,天使在我肩膀上。这次这个小鬼,想来是拍火的小鬼,就立场来看,它应该是赌场自己养的。

如果一个人运气好了,会赢钱,火就会旺,赌场就利用小鬼,把他的火拍小,同样的,假如赌场老板要讨好某个重要人物,哪怕他就是个倒霉蛋,也能让他肩头的火苗旺起来。

尽管没有确凿的证据,但我想"十赌九输"这个词多少是跟这个说法有所关联的。

一般赶走小鬼的方式,就是踢翻供小鬼的香炉,可是这次,我们只能大致上判断小鬼是赌场养的,却不能查出具体是那个人,可能是老板,也有可能是假扮成发牌员的高手。

既然踢炉子行不通,我们就只能用另外的办法。

我看到有朋友在说为什么我有时间看贴却从不回复,哪怕是些比较基础的问题,其实我看过大家的私信和好友申请,之所以不回我一早就说了,我讲的14年经历里,多少有些我觉得对大伙有所启发的内容,这是希望大家自己心里明白就好,请各位理解,我儿子我不会让他走这条路的。一早看见大家的关注,十分感谢,今天我抽空余时间继续写。

有些小鬼是能力比较单一的那种,就好像这次在赌场里遇到的,我先暂时称它为“拍火鬼”。

它就好像是一个机器人,它所有会的能力就是把火拍灭或者拍旺而已。对付这样的小鬼相对是比较容易的。所有的效果都害怕几样东西,一是它死去的方式重现,会把它吓得魂飞魄散,另一种就是桃木泡水后浸泡的米粒。

既然我和D无法找到它是怎么死去的,也没有足够多的时间去调查,我们就准备再次混进赌场,肉眼甄别赌运比较倒霉的人,撒米。这个过程就相对繁琐了,我们得仔细在每一个人跟前判断,然后有选择性的撒米,当我们再次回去看录像的时候,我们看到我们撒到一个小鬼后,它非常迅速地跑进了屏风后面的一扇门里面,在我们之前的踩点调查中,我们知道哪里是个公用卫生间,格子多,地方大。

于是在看完录像后,我们就初步判断,小鬼的香炉藏在这个大卫生间里。第三次进入赌场,我们都勉强能算得上熟客了。前两次消费也就千把块钱。算是问路钱吧。我们在不大的赌场里转悠着,慢慢地,我摸到卫生间去了。

卫生间是没有监控摄像的,我很快开始在每个格子间里查看。发现其中一格锁死了门,一般来说,大家看门锁着,要么以为里面有人,要么就以为在维修。所以最多是有人多敲几次门,也不会在意。

我从相邻的那个格子间翻进去,然后开始仔细检查。终于在抽水马桶的水箱里面(干的没有水),发现有一个很小的木质香炉,插着三支已经烧尽的香。

我重新回到大厅里,找到D,我告诉了他我发现的情况。他问我是怎么看的,我告诉他,这件事很容易,把炉子打翻就可以了。

D说,要不来点更狠的,让这里乱一下,我们出去就报案。

科普一下,小鬼是有自己特有的“属性”的,通常炼小鬼的人虽然不一定懂茅山术,但是一定是懂些易经的,根据不同的需求,炼制的方式也不同,小鬼的属性也就有差异。

从香炉的质地来看,这个小鬼应该是木属性的,这类是比较低级的,也很容易打发。可是现在D兄的意思就是要让这个地方小倒霉一下,毕竟赌场可不是什么好场所。乱起来的时候我们去报案,也许就能将这些人一网打尽。D兄决定给这个小鬼"改改性",他去了卫生间。

隔了一会,他出来了,他说,咱们再看看,有动静就走了。我明白他是进卫生间,在香灰里埋了张小镜子。

然后续香。

这个道理是这样的,大家都知道,镜子是我们最真实的表现,但是镜子里所呈现的所有东西,都是相反的。而死去的亡魂,最害怕的就是看见自己的样子。

续香的意思表示它的主人在召唤,但是由于炉子的属性改变了,小鬼的做法也就相应的改变了。虽然肉眼看不到它,但是我们知道他已经开始在让那些赌运不佳的人变得大赢四方。

很快,赌场里那种赢钱后得意的欢呼声开始渐渐此起彼伏。是时候离开了,我和D兄连筹码也没退,出门开车离去。然后打电话报警。事后没几天,我们在报纸上看到“重庆沙坪坝天星桥发生斗殴”,我们推测,这次斗殴大概是赌客赢钱,但是赌场赔钱后发生了争执。没多久以后,天星桥金龙玉凤娱乐城,就让警方查获。

大功告成后,我和D把从炉子里抠出来的部分香灰,扬了。因为不会有人再去上香,所以这个小鬼也就不会再作怪。查封那个地方的时候,应该是也找到了那个香炉,虽然我们不知道警方是否有懂得玄术的人,但是至少这件事算是结束了。

第九章:生日

下面我要说的这个事情,可能会触及到一些朋友的心吧,请原谅,实属无意。

2007年的时候,我偶然认识了一个中年人。认识他是因为他是我所见过最老实,也最有正义感的生意人,尽管老实、正义感这些词和生意人通常联系并不大。

于是这也注定了他不会赚多少钱,可是虽然如此,他却为他的太太,儿子,赚取了一个好丈夫,好父亲的名声。虽然我想很多人眼里的丈夫和父亲,都是伟岸的,是散发着光芒的。

可是这个中年人,却比较特殊。他2009年,查出身患癌症。肺癌加转移性肾上腺癌,不治之症。但是他硬拖着身体,希望给他老婆赚足余生的钱,甚至想给他的儿子挣上一套婚房,但是他无法实现他的愿望,带病的身体无法给她足够的精力。

2009年年底,他住进了医院。然而,我们大家通常一提到闹鬼,常常会提到的几个地方就是:学校,厕所,医院。

不过分的说,医院是鬼魂出没的高发地,这也是为什么很多人在医院会感觉不自在,甚至在医院感觉寒气逼人,有种被死亡或者阴森感笼罩着。

所以当这个中年男人住进医院的时候,我就知道,他将再也走不出来。所以趁他还能走动的时候,我有一次去医院探望他,我告诉他,出去走走吧,想去哪里玩就去哪里玩。

儿子很懂事,他辞掉工作,带着他的父亲,从重庆到西安,从西安到凤凰,从凤凰到丽江,从丽江到三亚。直到感觉父亲身体实在不行了,才把父亲带回来,送到重庆市中医院,决定采取保守治疗。

中年男人的身体每况愈下,我和他也算是忘年交,所以我会常常去探望他。有一次我带着他坐着轮椅出来遛弯,他兴致勃勃跟我说起他年轻时的故事,出生在50年代,当过民兵,上过山下过乡,作为回复高考后的第一批考生考上大学,随后进厂车间工作,然后提升为经理,副总,后被小人陷害,蹲过70多天的监狱,出狱后一直在想办法为自己申诉。

好不容易官司打赢了,但是他也不愿意回厂里上班,于是开始下海自己做生意,虽然没有一夜暴富,但是也在这些年的摸爬滚打中,给自己赚了一套房子,也买了车,刚学会开车没多久,车瘾还没过足的时候,却不幸得了这样的病。

他很豁达,当他说起这些事情的时候,眼里满是闪烁着过往那种快乐重现的光芒,也许人这一生,到了生命的最后一刻,这些才是最值得回忆和回味的东西。他知道我是做什么的,他告诉我,他希望我送他最后一程。

他说,人这一生其实很简单,哪怕过程经过了无数的大起大落,到头来想想,会思考自己为什么要这样生活。现在我们的生活条件太差,空气,环境,水源,食物,我们有那一样是能够放心的,敢问哪一个人身边没有熟悉癌症患者?现在医院里每天死去的人,十个人至少有一半死于癌症,这些都是为什么?

真是我们不珍惜自己的身体,还是我们的环境注定了我们这样的遭遇?

所以当他告诉我,希望我送他一程的时候,我知道,他已经意识到自己已经到了最后的时光了,换句话说,看透了。

他并不愿丢下家人撒手西去,却不得不这样来结局。

我告诉他,放心,我会让你走得好好的。那一天,是2010年8月13日。

8月26日,是中年男人的55岁生日。儿子带着儿媳与全家老小,在医院替他的父亲,过了最后一个生日。我在场看着,我说我替你们照相。儿子28年来,第一次坐在父亲的脚前,细心地替父亲搓脚。

尽管卧床多日,他的脚很脏。但是此刻,他的灵魂是最纯净的。儿子洗脚的时候双唇一直颤抖着,想哭,又不愿让父亲看见。只能低着头,一遍又一遍的搓着父亲脚底的死皮。

生日蛋糕来了,中年男人,很配合的吹了蜡烛,切了第一刀。他连微笑的力气都没有了,非常虚弱。可是他毅然颤巍巍的用拇指和食指拿起蛋糕上插的一片巧克力,慢慢向他太太的嘴边喂去。

在场所有人都非常感动,很多人借打电话为由,跑到病房外面哭。由于他的癌症已经转移到肝脏和胆囊,使得他身上蜡黄。可是在照片里,尽管无神无力,但是那个场面感动了无数人。

我承诺他,我会让你走的很平静。8月30日,他开始陷入昏迷状态,31日,咽了气。

我按照跟他的约定,在病房外走道的尽头放上火盆,请他的儿子,烧了些纸钱,捡了钱纸灰,放在我已经替他换好的父亲的寿衣的钱袋里。我告诉他的儿子,这是给你父亲的买路钱。用来打发路上的小鬼的。

可是我知道,从他咽气的那个时候开始,他仅仅还有49天能够合理的在世上存在。当儿子开始和几个后辈抬他父亲的遗体时,他说感觉特别重,四个人还很费劲。

我告诉他,这是你父亲舍不得你们,不愿离开,灵魂却已经回不去,于是他想压在他的遗体上,想回去。当然我告诉他这些,其实只是为了让慈祥的父亲和孩子能有最后一点交集。

因为头七天,就像老人说的,会回魂。不过这7天他只能够跟着看着,看着自己的遗体,看着家人因自己的离去而悲伤。

熬过这7天,他会进入一个混沌的状态,这个时期,他会清晰的看着自己的家人渐渐走出来,开始新的生活,总共49天,在这之后,如果自己仍然不远离去(因为有些是带着仇恨与不甘心),又没有我这样的人特意来送。

那么就成了孤魂野鬼,而这类鬼,不做恶也就算了,做恶的,就会被我们打散。

到了安乐堂,我在厅后偷偷点了支通魂香,短暂的给中年男人的亡魂说,让他放心去,有我呢,别跟着家里人游荡了,去你怀念的地方走走吧。

办完丧事后,我开始在他的家里把墙上统统用鸡毛弹子打了一次,让他不要有所眷恋,早早去该去的地方。

49天很快过去,我告诉他儿子烧好给父亲的伏包,为的是让父亲即使完全消散也能感受到儿子今后幸福的生活。也就是我们说的托梦,托梦的出现具有偶然性,例如这个时间段,家属对逝者的潜意识的思念,而此刻逝者的亡灵也在尝试与家属沟通。于是托梦就会出现,钱纸,香烛,伏包就是这么一个作用。

49天后,我送走了他。没有打散,而是让他自己超生。

我至今仍然和他家来往频繁,除了对他本人做人态度的敬重,还有被这个家庭的亲情感动。

(待续)

您是第 Web Site Visitor Tracking  位访客

 

    感谢博友! 浏览我的这篇日志,希望能给你带来视觉的冲击和美的享受……相识是缘,相知是福。 虽然您我无缘相遇,却能在博客相见,几句很平常的问候,几行不多的留言,会穿越那千山万水,简单真诚地把祝福与思念献给您:我今生难以晤面的好朋友,祝您一生平安幸福、身体健康、工作顺利、开心快乐每一天!


谢谢朋友光临云鹏润峰博客 - 云鹏润峰 - 云鹏潤峰

  评论这张
 
阅读(1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