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云鹏潤峰

本博所有日志,只要您喜欢,只要您钟爱,就是对我最大的鞭策和支持……

 
 
 

日志

 
 

14年猎鬼人,金盆洗手,真实经历【五】  

2017-02-01 09:26:27|  分类: ◆奇闻趣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4年猎鬼人,金盆洗手,真实经历【五】 - 云鹏润峰 - 云鹏潤峰

第十章:老狗

2006年的时候,我遇到一件令我印象挺深刻的事情。

在我独自在重庆开工的这些年里,经过朋友的口口相传,的确有不少人找到我,请我替他们解决一些他们所谓迷信的问题,大多数人在刚开始的时候对我的工作都是将信将疑,直到真正替他们解决好问题。

因为我通常在最后会给他们足够的证明,让他们相信。嘱咐过他们三缄其口,只传人不传事。甚至很多人找到我的时候,错误的把我当成了灵媒,认为我的工作就是建立一个桥梁让生者和死者沟通,虽然这只是我工作的一部分,我走手艺的日子持续14年,我遇到过很多对我深有感触的事情。

有句话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更确切的说,不如说是,死后的灵魂,才是这一生最真实的写照。

因为它就是这么赤裸裸,它不会装模作样,更没有继续伪装的理由,相对于我们还活着的人,坦白说,我们应该惭愧。

前面的帖子回复里,我看到很多朋友说了自己家里的一些奇怪的情况,好几次我都是忍不住才回复。我虽然面对的是这个世界上大多数人认为并不存在的事物,可是在这么多年的磨砺里,我发现其实我从逝者那单纯的灵魂里学到了很多作为人原本该明白的道理。

为什么我们会叫做人?

为什么我们还活着?

我们活的真的有意义吗?

活人真的能再看见死去的亲人吗?

等等问题,太多了,我只能说,当你心怀善意,你会感觉其实这个世界还是有属于自己的净土,至少内心是温暖的。

问问自己已经多久没有扶老爷爷老奶奶过马路了?

问问自己当看到正在逝去的青春和生命时,究竟是麻木冷漠,还是应该挣扎?

当你看到地上有人掉了钱,你还真的会交给**叔叔吗?

马路边看到老人跌倒,你想到的是先救人,或是以一副“害怕被讹”而避而远之?大家都还记得去年的小月月事件吧?

18个路人啊,你们到底在想什么。面对采访,他们统统说没看见,或者什么,当拾垃圾的老婆婆救小姑娘的时候,大家又开始在网络上骂人家老婆婆为了出名为了钱,我们的良知到底怎么了。所以我现在说的这个发生在2006年的故事,各位看看就好,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如果在下的故事能够让人内心有点波动,我想我发帖子的初衷才真的实现了。

我父母家住在重庆五里店附近,是一个老社区,以前是一个挺大的机械类工厂,后来逐渐将部分职工宿舍规划到社区里。

社区里有个老人,年轻时为祖国奋斗过,在工厂一干就是40多年,枕边无偶,膝下无子。

性格怪诞孤僻,不爱跟人说话,大家都不太喜欢他,都觉得这个人似乎对大家都有敌意,冷冰冰的,还有些刻薄。

只有我父亲在我回重庆后,得知了我的职业,在我告诉我父亲要与人为善,我父亲似乎也渐渐开始懂得多去关心身边的人。

父亲曾告诉我,虽然不认为我的职业是个好职业,但是我师傅教我的善良,却是很珍贵的真谛。所以我父亲在04年到06年期间,主动接近那个孤独的老人,老人家里不能说没钱,好歹退休金也够他一辈子了。可是由于没有人陪伴,连挥霍钱都显得没有意义。加上他多年和人不亲善,导致他几乎没有朋友,倒是他身边养的那条13年的大狼狗,一直陪着他。

从04年直到06年的夏天,老人才第一次邀请我们全家去他家吃饭做客。而这也是唯一的一次。那天在他家里,我无意察觉到他家那条13岁的老狗,在离饭桌远远的地方侧卧着,显得很没精神,但是耳朵一直竖着,眼睛也一直望着我们。

我挺害怕这个老人和这只狗,但是我还是尝试着问他,狗怎么了,好像很不舒服。

老人才跟我说,狗儿病了,好多天了,快死了。说完沉默一阵,眼里满是哀伤。

我猜想老人虽然没什么朋友,甚至说树敌很多,但是老人始终像对待自己孩子似的喂养这只狗,在他看来,这个世界上真正唯一的亲人和朋友,只有那只狗。

我明白他的哀伤,他深知狗儿很快就会离开他而去。但是他却没法挽留。我是个对狗心存敬畏的人,在少年时跟着师傅的时候,看过师傅取狗血狗牙,但那都是在狗已经死去,师傅才会做,并且师傅会告诉我,狗的生命道跟我们人的生命道是很接近的,有时候它们甚至就认为自己是人,而跟我们人类就是天生的主仆关系。

师傅说,畜生不会说谎,不会骗人,可我们人会,畜生不会装病,不会玩花样,可我们人会,慈乌有反哺之恩,羔羊有跪乳之义,可我们人在关键的时候,也许还会因为自私而出卖他人,生命不分贵贱,所以,对生命,一定要心存敬畏。

特别是狗,狗即便死去,至少也能给人们留下点快乐回忆。

所以那天当我看到老人那条正在死亡边缘的狗儿,我想替它做点什么。虽然我懂得通灵的办法,但是我不懂狗儿的语言。更难的是,即便我有办法用我们的语言告诉老人狗儿想说什么,老人也未必肯信。

于是从那天起,我每天都回父母家吃晚饭,饭后,都会去老人家坐坐,我告诉老人,我很喜欢他家的狗,慢慢聊些别的,老人对我的职业也有了一定了解,对我说的话也是半信半疑。

后来加上我父亲跟老人说我真的可以办到后,老人才相信我。

狗儿已经虚弱到了极点,但是就是没死。生命都是这样,当一个病入膏肓的人,治疗了很长时间,身体却越来越差,活着对他来说,反倒成了一种折磨,死却成了一种解脱。

我很不明白,狗儿既然都这样了,怎么还在硬撑,我在网上查了不少资料,很多人都说,狗儿在老死前,会一直盯着主人看,想再陪伴主人,在咽气的最后一刻,它们会流泪,用眼泪来表达对主人养育的答谢。

我才明白,原来狗儿硬撑了这么长时间,其实是在挣扎着想多陪着主人。尽管我一直知道狗是四足动物里,最重情重义,最感情丰富的,但我却没想到,原来不管主人是个什么样的人,好人或坏人,只要给过它一口吃的,摸过它的头顶,它就会用一生来报答。

于是当我再去老人家里的时候,我把这些告诉了老人,老人长久以来冷冰冰的脸终于哭了出来,他开始呢喃着,说这狗儿陪伴了他这么长时间,没过好日子。

不该投胎到他家之类的。看老人哭得这么伤心,于是当下我决定,我要用一个善意的谎言来籍慰老人。

我告诉老人,狗儿最后的时候,打电话给我。我会过来。每过几天,老人就打电话给我,说狗儿已经开始抽搐,估计是不行了。于是我立即去了他家。

看到狗儿的时候,我心里很难受,我让老人在沙发上坐下,我把狗狗横着抱到老人的大腿上。狗狗的眼神实在让人受不了,它目不转睛的看着老人,连我都能看出它眼里全是不舍与牵挂。

老人“幺儿狗儿”的呢喃着(重庆方言,类似宝贝儿一类的)狗狗开始在喉咙里呻吟着,那种悠长的,显得有气无力的声音。我抚摸着狗儿的头顶,我告诉老人,它在跟你说话呢,老人问我,它说什么,老人显然已经相信我能代替狗狗与他沟通。

我说,它在说,我就要走了,可是我还想保护你,想陪伴你。

虽然这些是我编的,但是我宁愿相信狗儿当时是真的在这么说。我接着说,它说你要好好照顾自己,我会一直记得你的好。

要记得按时吃药(他家的柜子上有很多药瓶于是我这么推测),谢谢你养育了我这么多年。

说来奇怪,狗儿这个时候竟然真的流下了眼泪,然后眼睛眨巴眨巴的,渐渐就停止了呼吸,老人已经泣不成声,哭了好久以后,他问我现在怎么办,我说,我试试吧。

我从来没有召唤过动物灵,也不知道能不能召唤到。

于是老人找来狗窝里那根没啃完的骨头,我又扫了好些狗毛,画好敷,开始召唤。据我的推测,狗是六道里的生命,所以用六道召唤的办法是应该能够召唤出来的,果然,狗狗的尸体开始“哇哇”地叫了几声,很像是幼犬的声音,我想它大概是用回到身体,用最初还是小狗时候的状态,再次答谢主人的恩情吧。

老人又抚摸着狗狗的身体良久,我觉得是时候送狗狗上路了,我告诉老人,你既然把它当自己的孩子,那就在心里诚恳的默念,孩子好好去吧。老人答应后,我开始围红线圈,然后把线延长到门外,给狗狗带路,让它去该去的地方。(声明一下,除非是遇到恶意的灵,我一般不会打散,我们说的带路,大概意思就是佛家讲的超度。)

待狗狗的灵魂去了以后,我跟老人一起,在社区的黄桷树下,把狗儿埋了。

在我学到的东西里面,超过49天后的魂魄很难带路,而且这个时候它们通常是已经没有生前的意识了。我们所说的打散,不是说不能超生,而是让这个能量消散,该去哪里还去哪里。

至于超生这回事因为我没有亲眼见过,只是听说,所以我不能确切的回答。请原谅,今天是我打破自己的承诺在适当回复一些问题。

这件事对我触动很大,一方面实践证明了动物灵也是能够召唤的,另一方面让我对目前街上市场打狗的现象深恶痛绝。

哪只狗在路上咬了别人,我们就会说它是疯狗,于是开始追打,不打死不罢休,但是怪就怪那些不照顾好自己宠物或者遗弃宠物的主人,狗狗不知道自己被抛弃了,它以为是自己走丢了,原本就很慌张,人们又来追打伤害,人都会被逼疯,更何况是狗?

这么多年我始终不养宠物,是因为我受不了他们离开时的眼神。这也是我们身为人类,对待生命应尽的责任。

而社区里的那个老人,在07年年底去世了。

第十一章:水鬼

今天聊聊水鬼。

我们民间对水鬼的传说很多,有的说是被淹死的小孩,水是至阴的,于是孩子的魂魄被压住。

有人说水鬼是龙王来抓人的,我在这里要说的是我的看法,我也抓过水鬼,相对来看,水鬼是最没有意识,甚至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一种很奇怪的,黑色的灵。通常水鬼的下场无非就是两种,一是直接打散,一种是遇到好心的猎人,会耗费自己的功力,给它带路。

我在2007年得时候遇到过一次,有心的朋友可以打听下这个事,在当地那个时间段很火。

2007年,我跟当时的女朋友(现在是我老婆)去南川金佛山西坡一个叫"碧潭幽谷"的地方玩,这是个年轻的景区,山清水秀,风景确实很美,晚上的住宿我们在里边的农家乐。吃晚饭的时候,我们跟农家乐老板聊天,得知附近有一个被人为抽干的小水库,抽干以后,在水底发现一个孩子的尸骨,至于,奇怪的是,那个水库已经淹死过好几个人,成年人和小孩都有,却只找到这么一具尸骨

我听后立刻觉得不太对,我断定这就是水鬼。它们会时不时拉人下水,然后借他们的身体,如此反复置换。而且水鬼是绝对没有善恶之分的,它们一定会害人。在哪之前我从没遇到过,于是职业病发作,一定要抓住它。

当我告诉我女朋友后,我女朋友非常支持我。她知道我的职业,但是我却从来不让她参与进来。有些狰狞的东西,我害怕吓着她。可是她对我的职业很陌生,也很好奇,为了满足她,这次我带她一起。水鬼算是一种很特殊的灵。很多人听过,却很少有人看到过。它的外形似人,尤其像是6~8岁的小孩子,通体黑色,非常廋。

而且它不是一种能量,而是有实体的,换句话说,肉眼能够直接看到。所以很多人在湖心划船,看到水下有黑东西,往往以为是石头,或者大鱼,或者水草。

而水鬼就正是藏在水草里。这就是为什么有些淹死的人被打捞起来,身上或多或少有水草,于是就判定,让水草缠住导致溺亡。

所以在此提醒大家,如果看到水呈深绿色,且有黑色类似水草的东西隐约在水下,千万别下水,尽量别靠近,若不是有足够多水性好的人在身旁,一定小心,因为水鬼发威,凶多吉少。

第二天一大早,我带着女朋友找到了先前那个水库,看了看那个地方,已经没有水,尸骨也早就清理走了,我顺着地势找到下游,截流处有另外一个小湖,于是我们下到湖边,继续找线索。

终于让我发现它的爪印。我告诉我女朋友,就是这里了,你当心点。

我把红绳的一头栓着树干,绳子中间放到爪印上,用石头压住,然后放长线,在另一头栓上石头,离石头大约2米,再打结栓上木块。从左到右依次是石头,木块,爪印加石头,树干。

然后我在爪印周围画敷,但是留了缺口。要等它进来了,再把缺口补上。一切准备完成,还差点木材,因为水鬼非常怕火,对于这只从上边水库下来的恶灵,必须烧死,否则一定会再害人。

我们花了些时间找来柴火,然后我要开始抓了,由于是白天,害怕引人注意,所以手脚得快。好在附近没什么人家,但还是要小心。我从没抓过,第一次抓,我很兴奋。水鬼上岸后就是废了,毫无危险。

我拿起绳子,把石头扔近湖心。然后,看着木头浮漂,手捉住线,以一种钓鱼的姿态坐等它被红绳束缚。过了大约有10分钟吧,浮漂动了,我开始拉线。女朋友想来帮我拉我没让,我一个人就可以,水鬼只有躯壳,并不重,被绳束缚后,也没有蛮力挣扎。

很快将它拉上来,看第一眼的时候,我女朋友还说是条大娃娃鱼,因为通体黑色。它被我拖上岸以后,我把它关在敷里,就点火烧。很快它就成了灰。这是直接让魂魄散去,该去哪就去哪,比继续呆在水里好多了。

说到这里再提醒大家,有水蛇出没的水池不要让自家孩子靠近。水蛇和水鬼至阴,孩子即使看了也不好。

第十-二章:怪事

今天最后这个发生在2006年年底的时候,我道听途说,重庆江北城,还在规划修建科技馆,大剧院,中央公园。有晨练的人看到的奇怪的事。

这是我遇到过最可怜,最性情,也最有幽默感的鬼魂。

有人说在晨练的时候,看见路边有个穿得很旧的老人,侧身坐在路边,背对路哭泣。于是晨练者就好心去问老人到底怎么了,老人转过头,青色的,廋弱的脸上全是泪水,然后一把抓住晨练者的手,大声哭喊,"我不是反动派!"吓得晨练者转头就跑,跑开以后回头看,老人不见了。

晨练者的怪诞遭遇很快就传开了,我也是因此得知。而那个月正好是我两年一次的斋月。于是我打算去看看,从别人传诉来看,这个人应该是在文革期间怨死的千万群众中的一个。

我辗转联系到了那个晨练者,这人也算胆小了,竟然吓得病一场,一听说我是驱鬼送神的,像迎神仙一样把我请进屋。

我请他再跟我说了一次当天的情况,并看了看他被鬼抓的手,我断定这和我判断的没错。只是那个鬼并没有伤害他,大概也不是要恶意吓唬他,很可能只是怨气的重现,想找个人倾诉苦闷罢了。

以前也遇到过冤魂,如果拿捏不当,很容易激起它的怒气,给自己带来危险,而有危险的时候,我们必须自保,所以这样的情况下,它们往往是被消灭而不是打散或超度。

我至今没开天目,可能不是那块料,也没那天赋,通常体虚或者阴柔哀怨的人以及天生火眼低的人才能开,而我都不是,而这次这个,感觉是莫名其妙的出现,又莫名其妙的消失,能不能看见,全看机缘了,我叫来一个同行,因为担心会激怒它。

按照晨练者说的地方,我找了去。等了半天没出现,于是我决定用香引出来。

师傅的手抄书里提到过,怨死的魂若在死后还是怨气不散,久而久之就成了野鬼。野鬼是收不到后人的香的,就只能偷别人的香。

我点香,就是为了引它出来。大约烧了7柱,它才终于出现,那时候已是深夜。

它在那一直哭,就跟晨练者说的一样,旧衣服看着挺凄惨。我让同行在边上准备好,一遇到不对,立马撒香灰敲碗。我则上前去,问它怎么了。它转头哭着说,我不是反动派,我不是反动派!一直重复,脸色发青,在夜晚显得有些吓人。它伸手抓我,力气很大,就在它抓我的时候,我手里捏着块皂角籽,一把按在它头顶。

皂角辟邪,皂角籽镇魂,现在明白为什么很多富人要在家里把皂角当装饰了吧。

一般来说,皂角籽压住的魂会立刻安静,可眼前这个虽说声音小了,可依然痛哭不止。这该是受过多大的冤屈。

乘着它稍微冷静了点,我开始问它。

原来它跟我判断的没错,文革时期的冤魂,是个老师,可是却被自己当做孩子的学生绑了,批斗,家里人被人瞧不起,我能理解他的悲伤,虽然我并没念多少书,可是被自己当做孩子的学生当街绑着批斗,确实让他心寒。死后怨气不散,也是情理之中,我很可怜眼前这个如果活到今天可能已经100岁的老教师,于是我问它,想不想解脱,它点头,我就说,那你要放下怨念,想想学生们可爱时候的模样,从那时候开始,它反复哭,反复笑,持续许久,最终释怀。我用我一贯的方法送走他,把他的香灰吹散,从那时候起,我确信他已经在另一个世界找到了自己的乐园。

(待续)

您是第 Web Site Visitor Tracking  位访客

 

    感谢博友! 浏览我的这篇日志,希望能给你带来视觉的冲击和美的享受……相识是缘,相知是福。 虽然您我无缘相遇,却能在博客相见,几句很平常的问候,几行不多的留言,会穿越那千山万水,简单真诚地把祝福与思念献给您:我今生难以晤面的好朋友,祝您一生平安幸福、身体健康、工作顺利、开心快乐每一天!


谢谢朋友光临云鹏润峰博客 - 云鹏润峰 - 云鹏潤峰

  评论这张
 
阅读(9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