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云鹏潤峰

本博所有日志,只要您喜欢,只要您钟爱,就是对我最大的鞭策和支持……

 
 
 

日志

 
 

哈尔滨呼兰发生的30年未破案  

2016-11-12 16:25:3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哈尔滨呼兰发生的30年未破案

哈尔滨“呼兰弑5警案”:30年未破案 - 一统江山 - 一统江山的博客 

呼兰河这小城里边,以前住着我的祖父,现在埋着我的祖父。这是民国才女萧红《呼兰河传》尾声部分的佳句。据说文本中的呼兰河,不是《呼兰府志》所记载的那条流动的呼兰河,而是这座在松花江和呼兰河北岸的小城。最近30年,呼兰不再因萧红而闻名,而被一起弑警案所困扰,尤其是网络世界里,此人被传为中国十大悍匪第二名。近日,封面新闻(thecover.cn)记者在黑龙江呼兰调查发现,1987年至1988年,呼兰及周边区县,确实发生过多起弑警案。但在网络世界广泛传播的所谓案情,却在知情人驳斥为谣言。那么,真相到底如何?有多少警察遇害?尘封多年的甘肃白银案已破,呼兰弑警案能破吗?


哈尔滨“呼兰弑5警案”:30年未破案 - 一统江山 - 一统江山的博客 

呼兰弑警案亲历者潘涛——

一、近30年不断加剧的传言,从民间到网络——呼兰弑警案?知道!30年前,杀了人,还在墙上留下名号”……提及这起案件,哈尔滨滴滴专车司机梁师傅来了精神,却也满脸疑问:真的有这个人吗?听说此案的,还有哈尔滨花园街某火锅店老板、呼兰南大街小贩和数位90后年轻人,等等。111日晚6点,哈尔滨花园街,某火锅店。食客超过50人,年龄结构70后、80后和90后等三个时代。这个人太残暴了,专挑警察下手。”“那时候,呼兰很多警察都不敢穿着警服出门。”“我听我爷爷讲过。但更多的还是在网上看到的帖子。关于1987年至1988年间,发生在呼兰及其周边区县的多起弑警案,70后食客和少数80后食客表示,他们知道的信息,几乎都听自民间口口相传。多数80后和所有90后则表示,信息来自网络。百度搜索该案疑犯,封面新闻记者得到相关结果约16.2万条。中国社科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施爱东则透露,20141月,他在论文写作时,曾检索发现结果为400万条,可谓网路热门词条。不过,官方报道中,几乎找不到任何有效线索。另据施爱东调查,该案从哈尔滨本土口口相传,到通过网络走向全国的时间节点是2005年。当年,随着百度贴吧哈尔滨吧的建立,哈尔滨网民将呼兰这起案件推向全国。而真正达到极致,则是因为天涯网民孙小浩发表的网文《中国十大悍匪战斗力排行榜》。登录天涯社区,检索孙小浩,这篇网文的点击率已达330多万,发布时间201010291017分。文中将该案凶手列为中国第二悍匪“52人惨死“27人为公检法的工作人员在死者家的墙上,留下名号……”。封面新闻记者注意到,此后但凡有网文提及该案件,文本内容与此文如出一辙。而关于死亡的人数,甚至被传到了100多人。


哈尔滨“呼兰弑5警案”:30年未破案 - 一统江山 - 一统江山的博客

二、真相果真如此吗?网络传播的死亡数字遭知情人反驳——什么?杀了100多人!还在墙上留字?完全是扯XX!网上说法完全是道听途说,胡说八道。”11月2下午,潘涛坐在哈尔滨红军街拐角处一家酒店大厅角落里,说起网传信息,这位1970年出生的退伍兵冒出了脏话。潘涛,哈尔滨人。1986年入伍,在武警哈尔滨支队呼兰中队服役三年,主要工作地点是呼兰看守所。那时候,看守所在后院,公安局在前院,所以公安局但凡有大案发生,我们不仅知道,还被调派去参与追查行动。潘涛说。到底杀害了多少人?潘涛及多位呼兰本地居民认为,1987年至1988年间,凶手杀害人数大约11人,包括五位民警和一位法院干警。关于这一说法,114日,封面新闻记者多次致电或通过短信方式,联系呼兰区公安分局政治部主任郭景龙,但截至发稿郭景龙未给予回复。那么,1987年至1988年间,哈尔滨辖区内,到底有没有警察被杀害?封面新闻记者通过查阅《黑龙江公安英烈名典》得到了证实。该《名典》中记录,19871988年,哈尔滨境内意外惨遭杀害民警共计5人。其中三人为原呼兰县公安局民警,他们分别名叫张福贵、马福林和朱海,案发时间均在1987年。另外两位遇害民警,分别名叫贺瑞忱、王余馥。前者生前系巴彦县公安局万发派出所所长,遇害时间为19871012日。后者生前系哈尔滨南岗区公安分局治安科民警,遇害时间为198892日。封面新闻记者注意到,巴彦县与南岗区,均属哈尔滨管辖,且与呼兰为友邻县。三个区县距离处于一小时交通圈内。


哈尔滨“呼兰弑5警案”:30年未破案 - 一统江山 - 一统江山的博客

三、两位警察惨遭灭门,案件被记入警方文献——时间过去近30年,原呼兰县公安局三位民警遇害基本情况,依旧清晰留在潘涛及多位同期服役的战友记忆中。潘涛等人的记忆,与《黑龙江公安英烈名典》记载基本一致。民警张福贵,遇害时间是198766日晚。这也是网络传言中的第一起弑警案。遇害前,张福贵系许堡乡派出所民警。我记得,张福贵家有五口人。包括张福贵在内,他家四口人遇害,还包括张福贵的妻子、大女儿和小儿子。二女儿受伤,幸运的活了下来。据一位要求匿名的当地工作人员透露,二女儿一直交由呼兰警方扶养,长大后承父业,也成为一位警察,如今在呼兰公安分局工作。潘涛记忆最深刻的当数民警马福林。遇害前,马福林系呼兰县公安局办公室副主任。这是一个很精瘦的老头,为人处事非常和气。我和他还一起出差,曾去辽宁押解嫌疑人回来。潘涛回忆说,30年前,马福林家距呼兰县公安局大概300米。19871027日夜间,凶手进入马福林家,将马福林和他老婆、儿子全杀了。他还有一个女儿,和她丈夫就在隔壁睡觉,压根没听到爸妈和弟弟遭遇了这么大的难。民警朱海的遇害,则与另外两位民警不同。据《黑龙江公安英烈名典》记载,朱海生前系呼兰县公安局建国派出所民警。1987122316时,朱海去局长家汇报工作。在局长家门口,被犯罪嫌疑人用五四式手枪击中两枪,经抢救无效牺牲。这位局长,是时任副局长董超。朱海生前,与董超身形非常接近,年龄相仿。凶手或误将朱海认作了董超。一位要求匿名、在呼兰从警30年以上的老民警告诉封面新闻记者,董超已于前不久因年老去世。施爱东认为,上述三位民警,均为普通民警。特别是前二者均惨遭灭门之祸,前后间隔只有四个月,因其恐怖惨烈,所以影响极大。这或许就是谣言生成之因。潘涛告诉封面新闻记者,这个嫌疑人也曾失手。据他介绍,有一次,嫌疑人去杀一个看守所姓贾的管教。夜里撬门,贾管教听到动静,就把灯打开了。嫌疑人知道里面有准备,于是跑了。潘涛说,第二天贾管教发现门上有撬痕,于是报警。后经北京来的痕迹专家鉴定,判断这个撬痕与张福贵、马福林两名受害人家的撬痕系同一人所为,所用工具估计是斧子。


哈尔滨“呼兰弑5警案”:30年未破案 - 一统江山 - 一统江山的博客 

四、凶手是谁,网络传言从何而来——围绕这五起至今未破的弑警案,网上充满了猜测,最终经过近30年的层层传播,演变成现在网络上流行的传言版本。据施爱东查证,该案引发的传言具体来自民间。施爱东说,天涯社区、百度贴吧、猫扑是该案最主要的传播地。由于未能结案,警方没有公布过疑犯的直接信息,缺少了官方信息来源,信息市场就被道听途说占领了。施爱东认为,各种想象、猜测、分析、印象被当成内幕消息广为传播,由此滋生了各种互相矛盾的说法。从现有资料看,其实就是谣言衍生物,凶手其实就是一个变态杀人狂。而在潘涛脑海里,凶手有一个这样的画像——身体强壮,体力充沛。依据案情分析和各方面线索看,凶手应该35岁左右,年龄太大体力不行,年龄太小,考虑问题没这么成熟。那时交通非常不便。从呼兰到哈尔滨,至少要一个半小时,而且还要渡过松花江。潘涛还认为,凶手或许有一辆自行车,作案后便于迅速逃离。另外从行事风格看,凶手应该是个惯犯。关于凶手的反侦察能力,潘涛回忆马福林一家被害现场时说,马福林家是平房,家里有口大水缸。凶手把自来水龙头打开,把家里鹅鸭放出来。民警进入现场发现,满屋都是水,鹅鸭乱窜,把现场全破坏了。


哈尔滨“呼兰弑5警案”:30年未破案 - 一统江山 - 一统江山的博客

五、白银案已告破,呼兰弑警案能不能破——今年甘肃白银案告破,于是有网友提问:呼兰弑警案能破吗?据多方资料显示,当前呼兰及其周边区县发生弑警案后,引起各级警方高度重视,公安部、黑龙江省公安厅派出联合专家组赶赴呼兰,会同哈尔滨警方组成专案组开展侦查。那时为了找到这个凶手,警方可谓掘地三尺。侦查范围不仅涵盖呼兰,连周边区县也没放过。”11月1晚,孟祥国说,他家在巴彦县。案发时才几岁。父亲是一家国营厂的工人。“包括我父亲在内,厂里有男员工上万,每个人都被叫去取了指印。据潘涛回忆,专案组在呼兰工作了好几个月。不过线索太少,进展几乎为零。每天晚上6点以后,他们要穿着便衣出来巡逻,防止凶手再杀人。当时专案组也怀疑警察内部作案,包括他们武警在内,全县所有警务人员都按了指印,一个个排查过了,基本可以认定不是内部作案。“30年前呼兰发生弑警时,我还没当警察,但这个案子我是知道的。”11月4下午,在接受封面新闻记者电话采访时,呼兰区公安分局许堡派出所所长卢建忠透露,30年来关于案件侦查,呼兰警方从未放弃过。每位新局长上任,均会关注。”113日下午,室外气温已降至零下5摄氏度。


哈尔滨“呼兰弑5警案”:30年未破案 - 一统江山 - 一统江山的博客 

在呼兰从警超过30年的老民警——

我觉得,这些案子应该破不了了,因为证据、线索太少了。一位年近六旬的呼兰籍老民警对能否破案表示担忧。他说30年过去,那些当年参与过该案的民警,如今离休的离休,调离的调离,更有老者已逝去。这位老民警透露,当时他恰好是技侦科民警。凶手犯案后,他们去现场勘查。可那时,没有任何现场勘查新手段,完全靠自己双眼。即使取下了现场犯罪痕迹,也是残缺不齐的。不要说农村没有天网,城区也是没有的。“19889月以后,黑龙江发生的弑警案,均得以告破。唯独这几起破不了。这也说明,凶手自那以后,再没出现过。这位老民警说,凶手缘何突然消失?是遇车祸身亡了?还是因为其他案子枪毙了,但他没有供述这几起案子?这些都有存在的可能性。因此,要想把这几起弑警案破了,难度比白银案大得多。”11月7,立冬。哈尔滨下了第一场大雪。雪盖黑土地,气温更是低至零下15度。松花江、呼兰河即将进入完全封冻期,解冻开封得等到2017年春天。依据潘涛等人的画像,呼兰弑警案凶手,如果还活着,年龄也应该超过60岁了。他是谁……(封面新闻记者 梁波 黑龙江呼兰摄影报道)

  评论这张
 
阅读(4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